•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青岛滩动态
  • 正杰公司新闻
  • 青岛滩:文化局局长要给青岛载下颗什么树?

    发布时间:2020/5/16 14:33:21   浏览量:131

    2020年4月10日,青岛市文化和旅游局(文中简称文旅局)党组书记、局长李苏满在全市文化和旅游工作会议上做了慷慨激昂的讲话,并提出给后人栽下什么树的问题。作为创客,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首先,从“红瓦绿树综合症”说起。1992年青岛市政府东迁之前,时任市委书记俞正声在全市建设会议上第一次提及“红瓦绿树综合症”,直指“青岛建置虽已百年但城市版图没有根本性扩张”的症结。当时青岛市的发展瓶颈在于老城区的空间过于狭小,城市建设在地理版图上亟待突破。“红瓦绿树综合症患者”指的是满足现状,不思进取,在机遇面前墨守成规没有行动的政府官员。

    青岛曾广泛采用的红瓦结构源自德国的孟莎式屋顶,是从德国租借地时期延续而来的建筑格调,作为城市历史印记的重要符号加以传承和保护本无可厚非,但止步于此未免格局太小。就青岛城市形象言必称红瓦绿树,是一种病态的自信抑或是自恋!另外,李局长关于红瓦绿树是“祖辈”留下来的,应值得骄傲的说法有待商榷。



    青岛旅游业的瓶颈主要在于季节性差异。青岛旅游旺季集中在短短的五十天,是个典型的夏季旅游城市。许多外地商家受旅游旺季火爆场面的诱惑,满腔热情地扎进青岛市场,开业后又不得不面对漫长淡季的煎熬,从而成为宰客行为的一个诱因。众所周知的“青岛大虾”事件便是一个典型案例。当年,我看到央视报道“青岛大虾”砍去“好客山东”一千多亿的诚信价值时,急赴四川找到大虾事件被宰游客肖先生,对其慰问、嘉奖,并诚恳邀请肖先生及四川朋友再来青岛,重新感受“好客山东、人文青岛”。反观政府,只做了处罚和加强市场监管,并没有把夏季旅游城市变为四季旅游城市这一战略定位。


    从1992年至今已经过去28年了,重提“红瓦绿树综合症”的语境已有较大变化。从城市建设来看,红瓦绿树的老城区面积已经很小,新城区建设的千城一面,既没有上海外滩的世界高度与锦绣繁华,也没有大连的绿地广场与疏朗有致。归根结底,在当前语境下的“红瓦绿树综合症”折射出青岛市某些公务员不担当、不作为,少了一些法治思维,少了一些深谋远虑。

    回到“栽什么树”的主题上来,李局长在讲话中提出青岛文化和旅游产业存在缺少带动力强的大企业大项目、产业链条不健全等问题,认为目前破解这些问题最快捷有效的方法是对外招引。这种想法我也不赞同,请问:栽好梧桐树了吗?大型文化企业都有自己的专业调研团队,青岛旅游的季节性缺陷以及来青游客的数量和消费水平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千方百计地把投资商招进来,结果往往是享受完优惠政策就溜之大吉;抑或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先搞房地产开发,而承诺的旅游项目投入十几年都没有动静。

    李局长提出,青岛缺少与文化相联合的营销点。青岛必须培养代表性的文旅大项目,才能吸引游客和其他项目到来。事实上,在文化现象与旅游市场之间的关系方面,局长也搞反了。歌手赵雷的《成都》火之前,包括玉林路在内的成都很多地方就已经是网红打卡地,《成都》这首歌只是锦上添花,不是雪中送炭。电影带火无锡灵山大佛旅游的论断更是搞错因果关系,无锡灵山大佛在建成后即成为国内旅游圣地;游客众多,香火鼎盛,是灵山大佛的名气招来的电影,而不是相反。


    (青岛滩海上百米大喷泉)

    回望青岛海上百米大喷泉这个项目,具备着两个重大意义:第一,老青岛的标志是栈桥,而跨世纪的青岛需要新景观、新标志;第二,青岛是典型的夏季旅游城市,海上喷泉是青岛从夏季旅游城市转型为四季旅游城市的开山之作。在海上建喷泉,不占陆地面积,不耗淡水资源,不受气候影响,能抵御台风,可365天喷水,与山、海、城景观完美融合,引国内外游客前来观赏,对促进青岛旅游业发展和海洋城市建设具有不可替代的引领作用。



    (瑞士日内瓦湖喷泉)

    但很可惜,这样一个与瑞士日内瓦湖大喷泉媲美的地标性景观,竟被沉寂,搁置在五四广场浮山湾的核心位置,无法实现复喷。要知道,青岛海上百米大喷泉,由青岛滩首创,于1997年12月18日成功喷涌,2008年还被奥组委确定为奥运景观,蜚声海外,闻名遐迩。

    如果从1998年换届政府开始,历届主政官员都爱惜已有的旅游文化项目,支持创业创新发展,鼓励市场公平竞争,以法治的营商环境持续引领旅游市场转型,就不会至今还指望几个大项目来力挽狂澜。

    最后还是落实到“栽什么树”上来。其实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政府本可以借力使力,再上层楼,首先要栽好三棵树:

    一是要有战略规划。在全市文化与旅游工作会议上,大家只看到招商引资的“急”,没有看到战略布局上的“远”,更没有提及如何将青岛市由夏季旅游城市转变为四季旅游城市这一最关键的问题。这是栽好梧桐树的问题。

    二是法治思维,不能新官不理旧账。就拿我和市政府签订的《青岛海上百米喷泉协议书》来说,只有当时的那届政府在认真履行合同,一换届就新官不理旧账。没有法治思维就没有持续性,如果把我的经历告诉青岛市正在洽谈的客商,人家对青岛的投资环境会怎么想?要懂得“良禽择木而栖”。

    三是创新和竞争。今年是全面落实依法治国的关键年,青岛要打造法制的营商环境,要把创新和竞争作为青岛精神。于政府来说,可以防治“官本位”行为,于企业,可引领创客精神。青岛作为百年历史的工商业城市,历史上的成就是怎么取得的,不就是靠创新竞争吗?反观现在,一个靠侵吞集体和国有资产起家的某企业负责人被政府树成青岛旅游业的领军人物,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他这种不通过“招拍挂”,无成本获得的旅游资源,靠出租地皮、房屋、摊位就足以赚得盆满钵满,哪还能有什么创新竞争?其旗下公司20多年一直非法侵占浮山湾码头和五四广场至音乐广场之间的廊道,导致政府无法履行《海上百米喷泉协议书》。青岛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和审计局2011年7号文明确建议事权部门对该企业进行清理,结果近10年过去了,不仅没有清理,还把此人包装成所谓领军人物,岂不是典型的逆淘汰?

    不得不很遗憾地指出,李局长在全市文化和旅游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没有切中要害,没有触及问题的实质,如果单靠双招双引,让招商促进局来做就可以了,文旅局安心做个“夏季文旅局”好了。



    以上是我无偿赠给青岛市文化旅游事业的三棵树苗,如果大家有幸看到这三棵树苗长成参天大树,则青岛的文化旅游事业自会如茂盛森林一样郁郁葱葱,更会像碧海蓝天一般无比广阔。

    青岛滩文化旅游研究院

    苏正杰青岛滩

    13905325858

    邮箱:qingdaotan666@163.com

    2020年5月12日

    版权所有 © 2021 青岛滩 qingdaotan.com All right reserved. 鲁ICP备2021042974号
    总访问量:1889120    技术支持:中邦顺德